火熱玄幻小說 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txt-第四十章 似曾相識鑒賞

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小說推薦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乾隆哥哥别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玲玉举着手中的蝴蝶风筝边走边道:“妹妹,你瞧我画得如何?”
“这是姐姐亲手画的?”乐羡仔细瞧着玲玉手中的风筝,“好看,姐姐真是手巧。”
玲玉又指着乐羡手中的燕子样式风筝道:“你这个也是我亲手画的,本来想画两只蝴蝶,又想着不如一样一个,倒是好玩!”
“姐姐心思玲珑,这画的蝴蝶和燕子是栩栩如生,一会儿放起来必定和真的一般。”乐羡衷心夸赞。
玲玉美目转动,“那咱们一会便放的高高的,然后铰了线,且让它们自由自在飞去吧……”说着,玲玉的眉宇间又笼上了些许哀愁,“咱们是被困在这宫里了,不似这风筝自由,且让它们替咱们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好的。”
说着,玲玉又笑了。
乐羡挽着玲玉的手,“姐姐画得如此好,放一次便许了这风筝自由,那下次妹妹玩什么呢?”
“我再画就是了,有什么的!”玲玉笑道。
说话间便行至了御花园,早有太监宫女在万春亭中备好了茶点,以待乐羡和玲玉玩累了来歇息。
乐羡拿着手中的燕子风筝,先是试了试风向,随后逆风而跑,那风筝便借着风力徐徐升了起来,乐羡扯动手中绳线,那燕子风筝便抖动着翅膀飞得更高了。
一旁玲玉手中的蝴蝶也飞了起来,玲玉口中道:“妹妹,咱们且来比一比谁的风筝飞的高,可好?”
乐羡笑着应道:“好呀,姐姐!”
令妃魏馥锦与庆嫔陆沐绾、怡嫔柏珍珍正在假山另一端赏花观鱼,忽见空中蝴蝶和燕子风筝纷纷飞起,都瞧个不住。
馥锦望着那风筝道:“不知是谁,在假山那边玩得开心呢!”
珍珍将手中的鱼饵递给一旁的宫女,笑道:“这么猜可是猜不出来,令妃娘娘,咱们且去看看不就行了?”
说着,三人转过了假山。
馥锦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忻嫔和容贵人。”
乐羡和玲玉正仰头看着天上的风筝,也没注意来了人,正在比谁的风筝飞得高。
忽听玲玉大声道:“绿竹,拿剪子来,我这蝴蝶飞得高了,我得铰了它的线,那我便是赢了!”
绿竹连忙双手奉上了剪子,玲玉一只手拿过剪子一铰,那蝴蝶便随风飞入了天际,玲玉将剪子递给绿竹,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保佑我与妹妹身体康健。”
乐羡见玲玉的风筝飞得没了影儿,已不知是飘到哪里去了,便大声道:“姐姐,我也要铰了,下次你可再画给我!”
玲玉捂着嘴笑道:“铰了!铰了!我回去便给你画上十个,留着给你放着玩!”
茹仙便递给乐羡剪子,乐羡也铰了线,又向空中望了许久,不一会,那风筝也是飞得不知哪里去了。
二人相视一笑,正准备去亭中歇息,就见馥锦三人走了过来。
互相行了礼,五人便于亭中坐下。
馥锦开口道:“看你们玩得开心,本宫倒是也想跟着凑个热闹呢!”
乐羡笑道:“这有何难?下次只让忻嫔姐姐多画上几个风筝样式不就成了?”说着笑看着玲玉,“我拿姐姐的风筝做人情,姐姐不会生气吧!”
玲玉笑道:“我巴不得的开心,有什么生气的!咱们在这宫中,赶上这春日里的好时节,正是该出来赏花游玩放纸鸢呢!”
沐绾端着茶杯,看向玲玉,“刚听你说你赢了,不知道这输赢可有什么彩头?”
玲玉看向乐羡,笑道:“一时急着玩儿,倒是没说什么彩头不彩头的。”
珍珍便道:“容贵人既然输了,那便得愿赌服输,依我看,不如就罚点什么好了!”
千里牧塵 小說
沐绾略想了想,指着珍珍身后宫女手中的鱼饵道:“那便罚容贵人与你钓鱼吧!我看啊,这个惩罚再好不过。”
乐羡不知沐绾此话何意,便问道:“庆嫔娘娘怎说这是罚呢?我虽然不懂钓鱼,不过想来也该是有趣的。”
乐羡此话说完,馥锦、沐绾和玲玉都笑了起来,珍珍也是不免脸红。
沐绾唤了那捧着鱼饵的宫女,从宫女手中拿过鱼线鱼饵,道:“容贵人不知,怡嫔啊,没有别的喜好,就是喜欢钓鱼,还喜欢不用鱼竿,只用一根鱼线绑了鱼饵来钓鱼,她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钓鱼爱吃者上钩!”
众人听了都忍不住笑。
珍珍听了,便起身去抢沐绾手中的鱼线和鱼饵,“你又取笑我!难道你不也时常一旁作陪吗?”
沐绾止不住笑:“容贵人,若是你陪了她去钓鱼,便是一天也钓不到一条,那万鲤池里的鱼啊都吃的嘴刁了,不屑她这饵,她还偏不用鱼竿,手指捏着线,倒像是要和鱼池中的鱼来个千里姻缘一线牵似的!”随后又对着珍珍道:“我哪里是陪你,我只是好奇,你这般钓鱼的法子到底能不能钓到鱼!”
珍珍便气恼地要去掐沐绾,沐绾连忙拉着馥锦道:“令妃娘娘护佑我!”
乐羡也被沐绾逗得开怀,道:“那明日我便陪着怡嫔娘娘去钓鱼,回头再去告诉庆嫔娘娘钓上来没有!”
沐绾笑道:“对,正是这个道理!”
馥锦也笑出了眼泪,拿手帕一边擦着眼角一边笑道:“你们真是,逗人笑不要钱,便使劲儿地逗人笑!”
乐羡从前去令妃宫中想与令妃结交,但是被婉拒,后来便也渐渐没什么往来,今日正是凑巧,便想借机与令妃多说上几句。
毕竟令妃是《乾隆妃子传》中最大的赢家,与她结交,抱她大腿,总是没错!
乐羡对着馥锦道:“也是令妃娘娘您随和从容,嫔妾和姐姐们才敢如此呀!”
馥锦笑看着乐羡,“容贵人的嘴就是甜,难怪皇上喜欢呢!”
珍珍指着玲玉与乐羡道:“还说呢,如今便是你们两个得宠,我不钓鱼又做什么?鱼这么多,都不咬我的勾,难不成我还坐在宫中巴望着皇上来咬我的勾吗?”
玲玉笑着按住珍珍的嘴,“慎言呀,姐姐,平日见你没这么多话,今日倒是忍不住了!”
凌如隐 小说
沐绾笑得肚子都有些疼了,道:“她呀,只有钓鱼的时候最安静!”
乐羡也笑着,却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