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 不知羞-第六十一章 火刑

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
小說推薦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娇软小山神请留步:疯批道长已驯服
“我要见她。而且,就算是她真的杀了人,也该交由旬广城衙门法办,轮不到你们叫嚣。”
“曹大人可曾听过镇魔司?”邱凛凛不服他所言。“镇魔司是朝廷专设的降妖除魔之机构,妖怪杀人,怎会轮不到我们叫嚣?”
“你!”曹集一时被怼得无话,竟是忽然换了一副面孔,哀婉着同邱凛凛道:“我始终不信我夫人是妖,你总要让我亲眼见见,我才能死心。”
曹集靠近邱凛凛,邱凛凛竟是从他身上闻见了一股轻淡的血腥气。想来,她当日在状元礼队之中便闻到了股血腥味儿,那时她还以为这股味道是从狐妖身上传来的,可昨日在曹府门前见到那狐妖,邱凛凛却未曾从她身上闻见这股味道,不曾想,这股血腥气竟是那状元礼队中曹集身上的。
陆威风半挑眉尖,拉了拉邱凛凛的袖子。
邱凛凛侧目同陆威风对视一眼。
陆威风看了眼曹集,而后轻点了点头,想让邱凛凛答应曹集让他去见那狐妖一面。如果段庭之还未将那狐妖杀死的话。
邱凛凛沉声想想,便就答应了。这个曹集状元很奇怪,让他去见一面那狐妖,说不定还能再看出些什么来。
就此,众人将曹集带回了曹府。
怒馬照雲 小說
段庭之已将那狐妖拖到了曹府前院,将她捆在了树上。段庭之本想将她用火符烧死,但又想想,这妖女怕还欠曹大人一个解释,便先将她的命给留下了。
曹集一见到花媚被捆在树上,双眸之中便现出了些许泪光。
段庭之见着这么多人都来了曹府,不禁一愣,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连槐絮都来了?
曹集小跑到花媚面前,轻声问她道:“你真的是妖吗?”
花媚皱了下眉,恍然点了点头,且搞不清楚这曹集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突然装出这般深情模样。
曹集忽的压下声音,悄悄与花媚说道:“我会尽量不让你落到他们手中,你嘴巴闭紧一点。”
“没想到你竟真的是妖,这些日子以来,你都是在欺骗我?真正的花媚已被你杀了?那百香阁凶杀案也是你犯下的?”曹集总是在问些心中早已了然的问题。
花媚点头,面上却无甚表情。
“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曹集瘫倒在地,满眼泪水,伤痛万分。
忽有两人从外跑来,一位穿着官差的衣服,另一位穿着知府的衣裳。
二人见曹府如此热闹,都是一惊。
知府缓然走到曹集面前,同他道:“曹通判,外面不知哪里来的谣言,说是那百香阁的厨子是为妖魔所害,如今百姓群情激奋又人人自危,且向官府施压,势要让官府拿住那妖魔。”
邱凛凛与陆威风闻言,忽然想起今早他二人在百香阁一事。关于妖魔作乱的言论,好像是他俩说出的。没想到这事儿竟已传得被这么多百姓知道了。
曹集看了眼被捆在树上的花媚,而后又看了眼面露焦急的知府,无力地同他道:“作乱的妖魔,正在此处。”
知府看向花媚,听闻她是妖魔,恍惚后退了好几步。
“曹通判好手段,不过一日便破了那惨案,还将凶手捉到。那些百姓向官府施压时,我还在担心日后会焦头烂额。曹通判你真是我们旬广城的福星。”知府面容顿时舒展。“现在,我们只需将这妖怪打入大牢,而后择日行火刑,在诸位百姓面前烧了这妖物,便可平民愤啊。”
知府并不在意曹集这凶手抓得对不对,他在意的,是抓住了‘一个凶手’。
邱凛凛与陆威风在一旁,越听越不对劲儿,这狐妖是他们抓的,可这官府却要将妖抢去‘法办’了?
“这妖是我们镇魔司抓的,理应由我们镇魔司处理。”邱凛凛出声道。将妖怪交于他人手,邱凛凛才不放心。
那知府闻言,正要说些什么,一旁的段庭之就开口道:“民愤不得不平,此妖确实需要由官府出面,在众目睽睽之下行火刑。”
“司部?”方儒也是不解。官府根本就没有关押那狐妖的能力,迟则生变,万一之后这狐妖逃跑了怎么办?
“依我所见,也别择日行刑了,今天就送这妖怪入火场吧。”陆威风微微一笑。
“那会不会太仓促了?”知府小心出声问道。他眼前这位公子,看起来甚是威风,属实气势逼人。
“杀妖怪还需要挑日子吗?”陆威风瞪了他一眼。
知府屈服于陆威风的淫威之下,竟是立即去筹办火刑一事了。
邱凛凛见此,微微沉下心来。
一个时辰后,官府派人来传话,说是可以将花媚带去火场行刑了。
花媚彼时才觉得慌乱,她抬眸看向曹集,曹集刚刚说过不会让她落于陆威风他们之手的。
曹集回以一个眼神安抚,示意让她相信自己。
花媚无奈,她现在落于困境,除了选择相信曹集,就只能等死。
花媚被带到刑场。
青石台垒积,其上铺满柴火,正中一根铁柱。段庭之将花媚拉上刑场,将法索与铁柱紧紧捆合。
刑场四周,聚满了闻声而来的百姓。他们大抵又是来看热闹的。
“这就是妖怪啊?看起来与寻常人也没什么不一样嘛。”
“这不是官府随意找了个人来敷衍我们吧?”
段庭之听得场下私语,且从怀中拿出一柄阴阳杵,插进了花媚的左肩。
“啊~”花媚剧痛无比,面上竟是现出些许赤色皮毛。
场下百姓见此,纷纷闭上了嘴巴,害怕地捂住了眼睛。
场下官员给段庭之递上了火把,段庭之且退避三尺,而后便要将火把丢下。
花媚惊恐,直直看向台下的曹集,这贱人该不会食言吧?
“等一下!”千钧一发之际,曹集奔上刑台,夺下了段庭之手中的火把。
花媚心下稍安,也还算这个曹集有些良心。
“段司部,让我来吧。我与她也算是有过些情分,总也要亲手送她上路,我也想好好同她道个别。”
曹集言辞恳切,段庭之并无拒绝的理由,便缓然走下刑台了。
于是,曹集便举着火把,走到了花媚身前。
“快,趁他们不注意,赶紧把我放了。”花媚小声同他说道。
“放了?你被烧死了,我才能安心罢。”曹集冷声,竟是后退两步,毫不犹豫地将火把扔下。
火燃木柴,顿起火海。
花媚震怒。
“曹集!你忘了你娘亲曾经跟你说过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