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星門-第570章 道爭,道隕,輪迴死!(求訂閱月票)熱推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此刻的李皓,极其的冷静。
他不喜欢临阵去应对什么。
龙战到底会帮谁,很不确定,留下来就是一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既如此……此人有成就霸业之心,想要带着混沌一族逆天改命,成为混沌霸主!
既然如此,他必然会回防。
绝不会让四方域被雷域破灭。
这就是人心。
什么杀李皓,杀轮回,都比不上四方域那无数混沌一族,而今混沌中,大量的混沌兽进入了四方域,可以说,四方域破灭,混沌一族,减少九成数量。
纵然龙战逆天,能够逆天改命,可混沌一族都没了,改谁的命?
这一刻,远处,人王一刀将极冰帝尊劈飞,哈哈大笑,笑声响彻四方:“够狠!李皓,你小子……够狠!”
正儿八经的狠辣无情。
咬人的狗不叫,这就是人王对李皓的印象,他早知李皓无情,不曾想,这家伙手段之毒,用一方界域中,无数世界,无数人族,无数生灵,去赌!
赌龙战会回防。
这就是李皓。
一旦龙战不管……那就是四方被雷劫覆灭,那些人族七阶,逃都来不及,谁会为了四方域,和雷劫作对?
何况,还是整个雷域的雷劫。
太可怕了!
轮回帝尊还在笑,李皓只是默默看着他,此刻,四周道域,再次浮现,他看着轮回几人,看着轮回:“你……还觉得自己有机会吗?”
轮回帝尊,止住了笑容。
还有机会吗?
此刻,他身边还有几位八阶,还有一些七阶,还有吗?
有的!
可是,机会不大了,而今龙战也被李皓用毒计,逼迫回归了四方域,等龙战应对完了雷劫,恐怕战斗都结束了。
人王那边,虽说帝尊很多,可一旦极冰死了,必溃!
纵然所有人都知道,不该溃,可到了八阶,谁想死?
极冰一死,十多位八阶也没用。
必然溃散!
轮回回头看向西方,看向各处,混天、春秋、五行,这些霸主,并未出现,他们应该知道的,但是他们没出现,这意味着什么?
是觉得,这些人无需顾忌,那不可能,若是真的不在乎,何必派人来?
还是说……东方,并非他们轻易能来旳地方。
这里有天方,这里有雷域,这里有很多东西,也许……事关九阶,这些存在,不敢贸然前来,担心激发出一些东西吗?
此刻,耳边响起了鹏程的声音:“轮回……撤吧!”
这头鲲鹏,这一刻有些退却了。
撤吧!
蜂鸣死了,轮回二帝死了,混天一方还有三大八阶在这,加上土灵……土灵显然也觉得机会不大了,不如撤离算了。
此战,已经被李皓打破了困境。
诸天道场,显然是能成立了,很难再组织起这样的势力了,各方还需要坐镇本土,而今,混沌又不是大一统了,所谓的霸主,到现在也没能拿下所在区域所有的世界。
一旦贸然出动,很容易出现变故。
前前后后,在东方战场,已经死了许多八阶帝尊了。
“撤?”
轮回帝尊笑了,撤去哪?
去西方?
李皓会给他走吗?
纵然给了……三大八阶彻底陨落了,再也无法复活了,上次死了一批七阶,霸主之梦这一次,算是彻底破碎了。
混天将自己当成了奴仆,去西方,当混天奴仆,和这家伙一样吗?
此次,既然发动了,他就没想撤离。
生也好,死也罢……作为昔日东方的第一强者,他不会再走了。
这一刻,他将大道波动镇压了下来。
他看向李皓,深吸一口气,头顶磨盘,生死之路开启,看向李皓,笑了一声,略有玩味:“银月王,你我本无太大仇恨……当然,而今提及这些,并无意义!”
“事已至此,霸业彻底终结,九阶之路,也无望了……我想,见识一下时光!”
他笑了,“我道有生死,李皓,敢入我生死之门,与我,战上一场吗?没有他人掺和的战斗,你觉得如何?”
此话一出,李皓有些意外。
他看向轮回,再看他身后几位,有些打退堂鼓的家伙,笑了:“轮回,生死道,我也曾有过一些涉猎,知道生死之强……此刻,你退走,我并无追杀之心……”
当然,也未必能杀死轮回。
毕竟,他们还有多位八阶和七阶,实力相当强悍。
弄走了龙战,只能说,给了双方更好发挥的余地,并不是说,李皓就吃定他们了,何况,接连动用大招,其实消耗很大。
长河之中,界域都有一些颤动。
这么下去,未必能维持太久。
轮回真要逃了,李皓也未必会追,每一次失败,对这些人而言,都是一次大家,接二连三的失败,接二连三的八阶陨落,一点点削弱他们,也许更好。
一次杀几个,一次杀几个……到如今,已经有大量八阶,陨落在这了。
这样的结果,其实符合李皓的预期。
只是……轮回帝尊居然不走!
轮回眼中露出一抹冷色:“你是看不起我吗?为何要走?东方,我轮回扎根无数年的地方,要走的,不该是我!”
他看向李皓。
带着一些疯狂,也许,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此次杀不死李皓,一次次的,还能杀死他吗?
荒野之活着就變強 銅牙
他不是白痴。
也不是非要送死。
而是他很清楚,接二连三,一次接连一次地汇聚力量,居然都没杀死李皓,下一次?
哪还有下一次!
从一开始,李皓一方,勉强杀死地阳,到李皓一方杀死日月、裂土、浮生,再到今日,杀死蜂鸣他们,短短数月罢了。
混沌太大,一次赶路,就是很久。
下一次?
下一次,也许遇到了李皓,就死了。
死的一文不值!
等诸天道场建立,李皓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下一次再见面,也许,自己会被瞬间杀死。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李皓……敢吗?”
轮回帝尊低喝一声:“我乃东方第一强者!你杀了我,才能真正在混沌中,留下你名,千古不灭!杀了我,你才能威慑四方,成就你的万道基业!”
“当然……我若杀了你,今日,再杀人王,再统东方!”
孤注一掷!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这话一出,鹏程几人急了,与其你和他单挑,那还不如一起上?
他们好歹比那三个家伙要强!
七阶也更多。
既然不走,当然联手更好一些。
他们觉得,轮回可能真的疯了。
界中几位八阶被杀,这家伙是不是失心疯了?
否则,肯定是联手更强大一些!
然而,轮回帝尊看都没看他们。
联手?
联手之下,各有顾忌,真的就比单挑更好吗?
鹏程一方,足足三人,都来自混天一方,一旦落入下风,很可能直接遁逃,而土灵帝尊,显然也是如此,既如此,还不如他和李皓单打独斗!
至于这些人,压阵便是!
不是他看不起这几个家伙,这几位都很强,可是……又如何?
人王那边,还有十多位八阶呢,又能如何?
孤注一掷,背水一战,也许,才能激发出所有潜力,拼死一搏!
这,也许更有机会!
这就是轮回的心思。
而李皓这边,雷帝几人眼神有些异样,此刻,雾山沉声道:“不要答应……他们一定有阴谋……”
让李皓去走生死之门?
困住李皓,然后击杀他们几个?
很可能便是如此!
他们三人,的确不是那几个家伙的对手,这点毋庸置疑。
反正,他们觉得是陷阱。
趁着现在,联手之下,双方混战,人王那边,一旦能击杀极冰,也许就能彻底改变局势了。
而此刻,李皓看向轮回,露出了一些笑容:“单挑?”
他忽然笑了!
这一次,笑的相当真诚。
“在我银月,武师之间,若是生死斗,往往都是如此!武师之战,更喜欢单打独斗,我其实不喜欢混战,尽管混战,会给我制造更多的机会!”
李皓笑容很浓:“我很享受,武师之间的切磋,既分高下,也分生死!这样,我才觉得,我还是武师,还是侠客,江湖,还在!”
李皓一步走出,看向轮回,轮回面前生死之门浮现,看向李皓:“你答应了?”
“暂时没有。”
李皓轻声道:“你留下,选择和我决生死,虽是敌人,我勉强信你!可你身边几人,我信不过!”
轮回笑了:“如何,你才愿信?”
“如何能信?”
李皓轻声呓语,下一刻,笑声在众人耳边响起:“再死一个,我就信了!”
几人大惊!
什么?
而轮回帝尊,却是眼神微动,并未开口,也没行动,只是屹立虚空,一动不动。
而这一刻,一剑西去!
直奔鹏程而去,鹏程大惊失色,瞬间遁逃,化为鲲鹏,遨游虚空。
轮回居然不阻拦!
而土灵帝尊,也是瞬间变色,一时间居然不知是该出手阻拦,还是如何,还是遁逃……
就在他浮现这样的念头的瞬间,李皓笑声响起:“九阶之怒,我承受不起,鹏程道友,多虑了!何况,尔等都是混天前辈麾下,岂敢贸然杀你?”
话落,长剑浮空,五行之力浮现,强悍无双。
这一刻,好像浮现出了五行之神。
五行道域,瞬间膨胀,笼罩四方,直奔土灵而去,李皓声音幽幽响起:“北方五行,也敢参与此战?五行帝尊,合而强,分开,也强吗?”
剑如神!
五行浮现,有猿,有虎,有猛禽……
猛虎出笼!
剑出无回,一剑出,五行之域瞬间崩溃,长河之中,袁硕咳血,瞬间从一界中跌落而出,不断吐血,看向李皓,面露骇色。
这小疯子,又干嘛?
砰!
五行炸裂,李皓剑出,一剑破开了土灵帝尊的防守,土系最擅防守,此刻,却是被瞬间破开,寂灭之剑,眨眼落下,一剑出,空寂也从一界跌落而出。
接连将两位七阶逼出,掏空了他们所在界域能量,长剑落下!
咔嚓一声!
道域破碎,山峰破灭。
剑回,猛虎咆哮,混沌颤动,轰隆!
一声巨响,土灵帝尊额头上,浮现出一道血痕。
此刻,呆呆地看着李皓。
大道之力,疯狂溢散。
这一刻,北方区域,一道道身影浮现,火、金、木、水各系之力,动荡不停。
李皓大道之力蔓延,剑意翱翔天地,大道波动,震荡四方:“杀我,我必杀之!五行之界,你不来,我迟早会去,杀死你们,夺五行,成全我师!混沌五行,五禽为尊!”
嚣张,跋扈,猖狂!
李皓一声冷笑,蔑视诸天,无惧五行。
你敢来吗?
不敢,还敢插手东方之事?
虚空动荡,大道蔓延,仿佛过了一阵,虚空震荡一番,远处,一位帝尊,忽然浮现,此刻,却是面色冷漠,露出不符合实力的气息,声音冰寒:“那我便等你!银月李皓,吾乃金灵!而今,你能不死,靠的,可不是你……”
李皓蔑笑:“既无匹敌九阶之心,如何能证九阶之道?惧天方,惧雷劫之主,不敢轻动,八阶……白修了!你不来,我迟早会去,你等我!”
远处,那帝尊身上,特殊气息散去,那帝尊瞬间回神,面色苍白,不敢多言,瞬间遁逃虚空。
刚刚,是北方的霸主,隔空附体而来。
并无太强战力,只是怒火滔天,降临此地,发了几句狠话。
此刻,李皓摇头:“混天最强,春秋次之,龙战再其次……五行帝尊,毕竟五人,哪怕金灵,也不过如此,不如龙战,甚至不如你轮回,只能说,运气更好,一母五胎,天地垂青……”
轮回帝尊,好像才看到他一剑杀死土灵,忽然一笑:“运气,也是实力!说起运气,你也不差,我也不差,走到今日,谁没点运气?不过你说对了,北方五帝,的确不如龙战,四方争霸,北方必破,第一个破的便是北方……”
此刻,他好像无视了土灵被杀,又看向李皓,眼神微动:“怪不得,如此强悍,瞬间提升,只是……你驱逐两位七阶帝尊,耗空两大高阶世界,是觉得……之前和我交手,远胜于我?”
“不!”
李皓笑了:“武师切磋,在于公平!我以两大七阶世界之力,搏杀土灵,铲除不公平,对你公平,对我公平!”
他比之前更弱了。
杀死了土灵,老师和空寂的力量,被他抽取一空,彻底耗空,瞬间少了两大世界之力,若是原本他有接近六千道之力,此刻,大概和轮回相当了,五千多道之力。
这就是李皓眼中的公平。
他看向远方遁逃的鲲鹏,笑了,“鹏程道友,跑的那么快做什么?我说了,混天前辈,乃是九阶霸主,岂敢轻易杀他的人,我无惧五行,不代表无惧混天!你回来,留下,我和轮回道友切磋一番,他若死,你给他收尸……将轮回界域留下,带着界域,你……跑不了!”
远处,鹏程变了脸色。
此刻,他遥看轮回,心中都不知道是何滋味。
轮回,没有阻拦李皓杀土灵,显然,那一刻,双方有了一些默契,你杀土灵,维持平衡,当然,李皓也自废两大七阶世界,战力下降。
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平衡。
八阶帝尊的命,在他们眼中,仿佛……不过如此。
而轮回帝尊,此刻也是开口:“鹏程道友,我若死,留下轮回界域,带走我轮回界生灵,加入混天界域……毕竟还有多位七阶,还有一些作用!”
他笑了笑:“我若胜了……李皓,别自爆,不如留下一些痕迹,给我观摩一番如何?”
“道痕?”
“不错!”
“轮回道友,倒是好想法……还有野心,看样子,也想窥探一下时光……”
轮回点头:“混沌诸强,谁不觊觎呢?”
这一刻,两人仿佛好友一般,畅谈起来。
远处,厮杀声震天!
人王就直接的多,说杀人就杀人,压根不会和对方多说什么,有空就骂几句,没空就不吭声,专业杀人。
而李皓这边,要斯文的多。
当然,死的帝尊可不少。
这一刻,双方相当于文斗了,单对单。
李皓看向面前生死二门,笑道:“我走一次生死,若是我活着出来了,道友也还活着……你走一趟我的万道长河,公平吗?”
“很公平!”
轮回点头。
这时候,雷帝几人都忐忑无比,李皓回头看向众人:“我入他道,看看生死,几位在这看着鹏程他们,这几人,信不过,也不值得去信!三对三,七阶少几位罢了,他们虽强一些,也能厮杀一阵,不至于瞬间溃败……这,是我留给你们的对手!”
李皓笑了一声,踏步朝前。
这样的决斗,他喜欢。
武师,向来如此。
群殴,展露不出武师的风范。
当然,若说单独一人,也不至于,长河中还有很多人,可实力不如人,起码此刻,还算公平。
“李皓,你走哪门?”
“死门!”
李皓看向生死二门,看向死门,笑道:“我想看看,你眼中的死亡,到底是什么?”
“请!”
生门消失,死门浮现,其中仿佛阴魂无数,阴风浮现。
身后,雷帝几人还是不安无比。
这……李皓这人,有时候,很出人预料,此刻的他,居然真要进对方的道门,生死之道,李皓也修,但是李皓修炼的生死,和对方不同,他只是走生死,多命罢了。
对方,可是生死证道,号称轮回的。
几人欲言又止……可这一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说,轮回是個能人,他好像看穿了李皓的心思,甚至任由李皓杀死了土灵,就为了此刻单独交锋。
否则,李皓未必会答应。
也许,这也是李皓的弱点?
几人不清楚,也不好多说,他们看向跌落出来的袁硕,而此刻的袁硕,却是一脸平静,见几人看来,忽然笑了:“他做他的!”
很正常。
银月武师,向来如此,若是对手愿意和你单挑,实力相当,这是大家都很欣喜的一件事,为何要拒绝?
他甚至主动说道:“生死切磋,他人勿扰!若是李皓战死在这……也是命!双方切磋未停,任何人不得插手……这是……规矩!”
几位八阶,无言以对。
狗屁的规矩!
在混沌中,哪有什么规矩可言?
而李皓,也笑了,点头:“老师说的不错,这是规矩!同样,也适用于你们……”
他看向轮回,“鹏程几人,胆敢插手……轮回道友,那别怪我破了规矩,击杀他们,你我切磋,恐怕就要中断了!”
“自然!”
轮回好像很清楚这些,笑道:“走到今日,到了这个地步,这也许是唯一杀死你的机会,若是我还不明白,百万年,那也白活了!”
“那就……开始吧!”
李皓一笑,瞬间进入死门。
一个刹那,死门消失,轮回帝尊盘坐在虚空之中,此刻,精神好像彻底消散,沉浸在了自己的大道之中。
鹏程三帝,都是面色凝重。
他们比对面三位强,可正如李皓所言,强一些没用,没办法瞬间打死他们,一对一,也会被纠缠一阵,这样的话,那还不如等等结果。
若是轮回赢了……李皓一死,这几人不足为虑。
这边,这一刻,居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而暗中观摩的帝尊,都是小心翼翼探查,不知这些人什么情况?
眼看着好像不打了……只好将视线投向远处新武战场,此刻,那边杀的轰轰烈烈,人王这些人,在人王的带领下,那是真的凶残,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此刻,已经陨落了两位八阶帝尊,都是极冰世界的帝尊,除了极冰帝尊,极冰三帝,而今只剩下了这位老大。
这时候,人王也是气血冲天地,至尊几人,更是疯狂阻拦其他帝尊参与,哪怕光明帝尊,这时候,也被带动,光明神拳打爆了天地,喊杀声冲天。
那边,才是真正的精彩,起码对那些观战的帝尊而言,便是如此。
再其次,四方域也很精彩,无数雷劫之力,此刻,蜂拥而去,席卷四方,随着龙战回归,以凤炎之体,牵引雷劫,无数雷劫覆盖而来,龙战疯狂破开一重重雷劫,整个四方域,也是大道之力纵横天地。
……
再看李皓这边。
入死门瞬间,忽然,面前浮现出无数幽灵,无边无际,此地,好像死灵的天地。
浓郁到了极致的死气,瞬间朝李皓铺面而来。
这一刻,天空之中,浮现出轮回帝尊身影,宛如死灵中的王者,身后,无边无际的死灵,都在匍匐。
“李皓!”
轮回帝尊声音响起:“此乃死亡之门!你敢入,本座很佩服……在这,便是我的天地,规则,由我制定!”
规则!
李皓抬头:“你制定规则?你还不行……半残的规则之界罢了,真当我李皓没见识吗?”
他看向轮回,下一刻,看向天地尽头,看到了一颗心脏一样的东西,笑了:“破掉此物,你道自断!轮回,我去破了它!”
踏空而起,大道浮现,震荡天地。
可这一刻,无数死灵浮现,悍不畏死,瞬间冲杀而来,无数的死灵,蜂拥而至,哪怕被瞬间镇杀,也是眨眼间恢复,远处那颗心脏,好像河流一般,死去的亡灵,眨眼间从中恢复,瞬间走出,无边无际,仿佛永远杀不完。
虚空之中,轮回帝尊坐镇天地中央,他不动弹,只是无数的死灵,不断浮现,杀不尽!
这是死亡,也是新生。
杀死一个,复活一个,杀死一个,复活一个……
一个死灵不强,无数的死灵,不断地冲杀而来,再不断地复活,哪怕八阶帝尊,也要被活活耗死。
“镇!”
李皓神文浮现,直接镇压,不再击杀,无数死灵,瞬间被镇压在原地,可下一秒,瞬间爆开,眨眼间,再次在远处的心脏中央复活,再次冲杀而来。
如此循环,无穷无尽!
这就是轮回的生死。
这一刻,李皓身边,甚至浮现出了许多他杀死的人,比如刚杀死的蜂鸣,刚杀死的轮回三帝,杀死的地阳,杀死的映红月!
这些人,都是李皓杀死的。
而他们,在这,好像复活了。
“李皓!”
“李皓!”
“还我命来!”
“杀了他!”
“……”
这一刻,这些死灵,仿佛都活了过来,而轮回帝尊,浮现在空,笑了,轻声道:“你杀死的人越多,杀死的强者越多,在这,你越危险!”
李皓杀死了多少八阶帝尊?
轮回三帝都算他所杀,哪怕实际上死于雷帝他们之手,可所有人的怨恨,都在他这,还有日月二帝,地阳帝尊,裂土帝尊,蜂鸣帝尊,土灵帝尊……
还有火凤、白虎、巨象这些七阶帝尊,太多了。
这一刻,好像都复活了一般。
而李皓,并不多说,只是看向远处,看到那颗心脏跳动,轻笑:“无限复活……可每一次复活,也会消耗你的力量,不是吗?又不是真的杀不死!”
“不错,生死轮回,终究还有一些限制的,不过……已经很满意了。”
轮回帝尊倒是不否认,他也笑:“你若是选择生门,可能会简单一些,生死轮回,死后才更危险,活着的,也许只会呈现出一些你印象深刻的活人……”
可此地,都是死了的人。
这一刻,轮回帝尊又道:“此刻,只是你的敌人,很快……也许会出现你关心的那些亲人,朋友,死去的一切的人,都会复苏在这,李皓……我的死灵之界,如何?”
“不错,只是……我不太喜欢!”
大道长河浮现,四周,那些七阶八阶帝尊,虽然不如生前强大,可这一刻,依旧强悍无比,纷纷带着怨恨,朝李皓袭杀而来。
李皓一剑斩杀了一位,眨眼间,对方从远处再次复活。
这就是生死轮回,恐怖无比。
只是正常情况下,李皓不入生死之门,未必会这么危险,轮回帝尊,若是能轻易施展,早就施展了,这道界,并不成熟。
所以,哪怕任由李皓杀死土灵,他也要让李皓进入此地,和他交战。
在这,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他也消耗很大,可现在,大量的强者,一起围杀李皓,他需要做的,只是不断复活那些人,消耗能量,而李皓,身上瞬间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长河之中,一个个界域,其中的能量,也开始耗尽。
长河,也有些开始枯竭。
无数死气,涌入其中,李皓的生死之界,疯狂壮大,可没用,哪怕林红玉疯狂汲取生死之气,这一刻,依旧是杯水车薪!
不够!
林红玉急切无比,却是无可奈何,她只是四阶帝尊,执掌生死之界,能吞噬一点点生死之气,已经很难了。
李皓身边,八阶帝尊不断爆发,各种死亡道术爆发而出。
这些人,仿佛真的复活了一般。
李皓长剑已经折断,他挥拳便打,不断朝着前方挪动,五禽之术,施展到了极致,神文一枚枚浮现,镇压四方,却是依旧被击破。
李皓咳血,血液都是黑色。
此刻的李皓,肃穆无比,此道难破!
他什么也不说,长河之中,万界浮现,不断旋转,不断更替,很快,浮现雷劫之力,却是微弱的很,雷劫劈下,轰隆作响!
无数死灵化为飞灰,又很快复活。
无法彻底剿灭!
这么下去,轮回帝尊消耗有限,而李皓,不在乎这个,他继续旋转万界,上空,轮回帝尊也在看着,眼中浮现惊叹之意。
万道呈现,李皓……在排序!
他在运转万道之力,希望挑选出一种,克制死灵,克制死气之道。
大道,不断的变化。
很快,李皓排序出了生死,生死之道为主,大量的死灵崩塌,被李皓吸收,可一眨眼……长河之中,传来闷哼,生死之界虽然壮大了,可林红玉却是承受不住,此刻,有崩溃迹象。
李皓微微扬眉,显然,生死太弱,不行,难以承受轮回的生死。
他迅速改变,寂灭复苏为主,寂灭了一部分死灵,却是再次遭遇危机……
这一刻,在这道界之中,两人各展手段。
轮回将生死运转到了极致,身上甚至开始冒烟,那是精神力远超负荷导致,却是依旧眼神犀利,一直锁定李皓。
你能破我轮回吗?
轰!
一声巨响之下,李皓倒飞而出,此刻,身上漆黑一片,死气溢散,对面,强大的身影,一道没少,只是比一开始虚弱不少。
长河之中,有坐镇界域的武师再也忍受不了,南拳暴吼:“退出去!会被他耗死的……”
“闭嘴!”
李皓一声冷喝,南拳气急败坏!
这么下去,真要被耗死了。
这小子,这时候非要单挑干嘛?
而李皓,喘息了一声,看向还在远处的心脏,微微凝眉,在这,规则是轮回制定,其实也相当简单,死去的人,可以不断复活,消耗能量,心脏就是核心,破开了心脏,复活终止!
可就如此浅显的规则,自己也难破之。
规则!
这就是之前自己看到的未来的规则的,一种运用,当然,轮回有些涉及了,但是还不是太明显,实际上,就是未来的规则之道。
比如今的李皓,用的还要高深一些。
“生死轮回……”
李皓喃喃一声,无穷无尽的轮回,虽然会削弱他们,可自己削弱的更快,这么下去,自己恐怕真的无法破开了。
难怪轮回有底气,非要和自己决战。
后悔吗?
自然不会,反而笑了,见猎心喜,此刻的李皓,看向轮回,有些好奇:“生死轮回,建立规则……想建立,需要融道,你融生死之道了?”
轮回帝尊心中一震,看向李皓,这一刻,也是意外无比,却是很快摇头:“非我融道,而是……这么多年来,我杀死了无数人,轮回界域,死去了无数人,这些人,最终汇合成灵,所以,生死之道,自我诞生了一些些灵性……李皓,你很了不得!”
他知道规则!
这一刻,轮回帝尊也是心中震动,李皓知道,果然,之前就觉得,李皓的力量,夹杂着一些特殊之力,原来如此,他也在探索规则!
“了不起!”
李皓却是称赞一声,下一刻,惊叹道:“原来如此,不需要融道,也能融灵蕴灵!生死,无数人的生死,铸就了道灵……那其他大道,看样子,也能如此蕴养,厉害!我有些明白了……”
“神文!”
这一刻,李皓好像明悟了什么:“神文融道,众生皆修神文,精气神一体,神文蕴道,一道化万万神文,修神,修道,蕴灵!”
结合未来看到的一些情况,他好像彻底明白,未来到底如何修道了。
以自身精气神合一,凝聚神文,一条大道,无数人去修,去完善,去融神,去合道,去蕴灵,道有灵,规则自生!
原来如此!
之前,他其实看的还不明确,只知道,需要有人融道,才能诞生道灵,此刻,却是明白,那是后天道灵,大道,可以自我诞灵!
亿万人同修一道,无分种族,无分男女,无分天赋,构建神文,同样的神文,就可同修一道!
原来如此!
这和银月道脉,有些相似,但是道脉,却是分别去修,所以,无法壮大一道之力,必须要将同属道脉,彻底合一!
这一刻,轮回帝尊,脸色微变。
他的一句话,好像让李皓明白了什么。
当然,事到如今,两人必分生死,自己死了,李皓知道也没什么,李皓死了,知道了更没什么了。
四面八方,无数帝尊再次出手。
此刻,不止他们,甚至浮现了前不久才游历过去,见到的一些人……混杂在那些死灵之中,有父母,有张远,还有一些昔日被自己杀死,很弱小的修士。
如那当初第一次切磋之下,被自己杀死的齐眉棍弟子孙墨弦……至今,李皓也没忘记此人。
这些人,此刻都浮现了。
他们或悲戚,或伤悲,却是都朝着李皓蜂拥而来,上空,轮回帝尊默默看着,生死之道,轮回之道,也有破人道心之效。
每个人,都有弱点,那些死去的人,也许就是你的弱点。
李皓,你没弱点吗?
我不信!
而这一瞬间,李皓没有发怒,哪怕父母朝他杀来,张远朝他杀来,他都没有愤怒,只有一些……说不出的惆怅和喜悦。
他好像……知道如何破道了!
这一刻,万道变化,瞬间少了许多许多大道,眨眼间,大道开始组合,渐渐地,一些红色力量,从李皓身上浮现,他看着那蜂拥而来的亲朋好友……
这一刻,他看向轮回,露出了笑容:“谢谢你,轮回,我一直想试试看……一直……不敢……不能!”
死去的人,对我而言,有些,太重要了。
你可知道,我最大的欲望是什么?
不是愿望,而是欲望!
这一刻,一股红月之力,从李皓身上爆发,远比红月帝尊的欲望之力都要浓郁的多。
“我想……复活他们啊!”
李皓一声厉吼,疯狂长啸:“现实中,我不敢,我不能……这里,我敢!”
无数死灵?
那就……复活他们,彻底复活他们,生死不能复活,那就用欲望,用欲望,无边无际的欲望,去复活他们!
强烈的欲望,这一刻,甚至超越了一切。
哪怕轮回帝尊,这一刻,也是虚影颤动,他感受到了强烈无边的欲望之道,那股欲望,让人疯狂,让人迷失。
……
这一刻。
四方域。
红月帝尊陡然回头,眼露惊色!
龙战同时回头,远处,遥远的地方,一瞬间,爆发出了一股强烈到了极致,浓郁到了极致的……欲望之力!
龙战都是一怔。
欲望?
那种强烈的欲望,甚至弥漫到了整个虚空,好像有人在呐喊,在咆哮,我要……复活你们!
红月帝尊有些茫然,有些失神。
欲望?
什么样的欲望,能强烈到了这个地步,远超他的欲望之道,直接蔓延到了整个天地,所有人,所有强者,这一刻脑海中好像都浮现了那疯狂到了极致的嘶吼声。
天才医妃:王爷太高冷
“复活!”
穷尽一生,付出一切,倾尽所有,我都要复活你们!
要复活谁?
到底要复活谁?
……
这一刻。
死界。
无数死灵,疯狂挣扎,却是不断出现变异,一道道死灵,好像彻底被复活了一般,李皓没再击杀他们,而是复活他们。
欲望的力量,疯狂蔓延,强烈到了极致的欲望,让无数死灵,开始复活,甚至好像恢复了记忆,恢复了清醒……
这一刻,忽然,大量的死灵,复活之下,陡然朝轮回帝尊杀去。
“轮回!”
“你还活着!”
“去死!”
这无边无际的死灵,很多都是轮回帝尊杀死的强者,可这一刻,在欲望的复苏下,他们复活了,他们疯狂了,他们反叛了!
高空之中,轮回帝尊怔神。
复活……不是生死复活,不是自己之前的那种复活,只是死灵的复活复苏,而是……记忆的复苏。
欲望!
红月世界的大道,一个很弱小的八阶世界之道,一个早就被李皓击溃的八阶世界……
一条自己几乎不曾在意的大道,居然,是我生死轮回之道的克星。
是啊,这么多死去的人,没了记忆,才是死灵,一旦被彻底复活,激发了记忆……他们,好多都是我的仇敌。
轰!
无边无际的死灵,此刻,脸色狰狞,朝着轮回杀去,一部分死灵,也挣扎着,咆哮着,朝李皓杀去!
李皓却是哈哈大笑!
复活他们!
不是不死不灭吗?
那就彻底复活他们,恢复记忆,仇敌还是仇敌,可大量的死灵,仇敌可不是自己。
轰隆隆!
炸裂声疯狂响起,无数死灵炸裂开,那颗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之前维持运转的轮回帝尊,此刻被无数的死灵覆盖,他们攀爬而上,死去后再次复活,再次朝对方杀去……
他们啃食着轮回帝尊,杀了一次又一次,杀死一个又一个,却是不断复活,大量的能量开始消耗。
轮回帝尊面色微微发白,他看向同样被包裹的李皓,被轰击的李皓,此刻,李皓却是笑容璀璨,因为,此刻,轮回自己也在对付自己,用自己的力量,复活死灵,去对付他自己!
这样下去,他不终止复苏,他消耗,是李皓的双倍,先死的,恐怕不是李皓。
“欲望……小道尔……岂能破我轮回?”
轮回帝尊有些不敢置信,看着李皓,任由无数死灵撕咬,有些不甘心,这一次,是真的不甘心,我的道,已经成就规则!
为何……会被欲望所破?
“大道,哪有强弱?”
李皓轻笑,“欲望,人之本性,强大之道,红月废物罢了,岂能真懂欲望?”
这一刻,他笑了,看向轮回:“也许,未来,我会感谢你,因为,你让我知道,强烈的欲望,也许会召唤回我想复活之人的本源……我能复活他们!轮回,你给了我一点经验!”
轰!
大量疯狂的消耗之下,那颗心脏,在这一刻,直接炸裂开了。
轮回帝尊,并未去做什么,因为不爆掉,他也会一直承受力量的反噬,被无数死灵覆灭掉。
轰隆隆!
随着心脏炸裂,整个界域崩塌,无数死灵,瞬间灰飞烟灭,包括李皓的那些熟人,李皓看都没看一眼……因为,一切都只是道灵作祟罢了。
轰!
一声巨响之下,混沌之中,在他人眼中,其实只是一个刹那,欲望之道咆哮,下一刻,轮回帝尊忽然吐血,无数死气蔓延而出,脸色惨白一片。
而李皓,踏步而出,走出了虚空,轮回帝尊气息瞬间衰弱。
鹏程几人,大惊失色!
怎会如此?
八阶巅峰的轮回,一个刹那,就被李皓击溃了吗?
这一刻,轮回帝尊面色有些惨然。
他的规则,他的道灵,他的轮回……都在这一次交锋中,被李皓破掉了。
有些自嘲,有些沮丧。
修道者,大道被破了……这才是最大的打击,他心高气傲,自认轮回无双,纵然实力不如几位霸主,却是觉得轮回潜力最大!
可今日……居然被区区欲望之道破灭了!
他看向李皓,笑了:“欲望……当然,不是红月那种废物的欲望,他不配……李皓……也许,不单单只是欲望,而是……无限的疯狂!不是吗?”
李皓,居然如此的渴望,去复活那几个凡人,不可思议!
凡俗,还有值得留恋的地方吗?
李皓却是平静:“你……要走我的时光吗?”
“咳咳……”
轮回帝尊笑了:“不走了……不如……让我见一眼,真正的时光,到底是什么,你能发挥出时光之力吗?”
“如你所愿!”
这一刻,李皓一挥手,万界再次浮现,一颗星辰汇聚而起,时光好像凝固。
“此非我之时光,此乃新武战天帝……不,阴阳世界,战天帝之时光!”
李皓一声低语,时光剑意,再次浮现,一剑朝他杀去!
鹏程几人大惊失色!
轮回已受重创,此刻接这一剑,可能会彻底陨落,他看李皓也受伤不轻,便想插手,却见轮回帝尊,扭头看他,冷喝:“滚!”
一声暴喝,让鹏程三帝一怔。
下一刻,轮回帝尊,生死磨盘再次浮现,残破无比,却是依旧昂扬,怒吼:“生于东方,死于东方,道争失败,我认!”
道争败了!
不是其他,而是破了他的道,战死,他认,没有什么不甘心,只有沮丧!
可我,还要再看一眼,号称混沌最强之道,时光之道!
下一刻,他仿佛陷入了时光,记忆闪烁,过去和未来浮现,屹立长河之上,长剑落下,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一剑从他头顶落下!
轮回帝尊,看着长河尽头……忽然一笑:“李皓……未来……生死……依旧强大!欲望,不敌生死!”
轰!
炸裂声,响彻混沌,轮回之声,依旧动荡四方。
“欲望,不敌生死!”
我看到了!
李皓,我看到了,你知道吗?
未来,是我赢了,不是欲望之道!
轰隆隆,大道崩塌,这一刻,动静大的难以想象,一位接近六千道的强者,甚至掌握了一些规则的强者,在这一剑之下,彻底陨落。
只有一句话,遍传四方。
欲望,不敌生死啊!
是我,不敌你李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