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滄桑百載重終是一場大夢 txt-第一百章:抱歉,我不知道讀書

滄桑百載重終是一場大夢
小說推薦滄桑百載重終是一場大夢沧桑百载重终是一场大梦
皎白的月光下数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他们的口鼻用黑纱遮掩看不清面容,每个人背后都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
“你是怎么认出来这几个人的?”苏柏一开始还在猜测几人的真实身份,可是曲秋濯那边似乎已经看破了几人的遮掩。
曲秋濯掩嘴轻笑道:“你真的是白白浪费时间,这都三天了,几个护卫的特征都没有记下来。”
苏柏有些尴尬的搪塞道:“好了好了,下次一定注意。”
“呵呵,戳到某人痛处,又开始含糊其辞是吧。”曲秋濯冷笑一声嘲讽道。
苏柏索性也默认下来,现在可不是和这个老女人争吵的时候。
再次看向几人的时候,他们已经距离自己不足三十米。若不是有秘术加持,这么近的距离苏柏是很难逃过这些人的五感搜捕。
“既然是这几个都是商队内的护卫,这个时辰出现在这里是要做些什么?”看着那鬼鬼祟祟的几人,苏柏双眼微眯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等一下,你看他们这是在做什么?”玉佩中的曲秋濯出言道。
苏柏刚刚还在思考着几人来此的动机,经曲秋濯的提醒,再次看向他们之时,这几人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只见他们见四下无人将身后的报复取下,打开后竟然是用油纸包裹着的一包包粉末。
接着他们有序的走到各个马车下,将这些粉末均匀涂抹在车底。
没过一炷香他们就将商队后半截的马车都完全布置完毕。
“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是放了火药,之后纵火烧光商队的东西?可是这火药也太少了点吧,而且值钱的东西都在前面的兽车内。”
苏柏看着这群人一顿操作,自己也搞得晕头转向。
“着什么急,接着往下看不就得了。”曲秋濯打断了苏柏的话语,示意他别再BB。
果不其然,这几个人就在做完全部工做准备离开之际,突然从身后飞来一个黑衣男人。与他们相同的是此人也戴了一条黑纱巾将自己的面孔遮住,不过与几人不同的是,他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就连躲在一旁的苏柏也被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所震慑。
“又是一个超凡境界的小子。”曲秋濯语气虽然略带不屑之意,可她此时已经没有实体,就算是超凡武者他也不能对其怎么样。
苏柏听到曲秋濯这话,心中更是没底。本来那个秦枫就和自己不对付,现在又多了这么一个同为超凡的蒙面武者。
可是下一刻那几个蒙面黑衣人却后退了两步,同时抽出腰间长刀对准着那个超凡武者。
这架势一摆,苏柏顿时一皱眉:“他们不认识?”
几人僵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终于那几个黑衣人开口问道:“阁下何人?这是尚家的家事,还请这位兄弟勿要多管闲事。”
苏柏将目光看向场中的超凡武者。此人身材挺拔,眉目被斗笠遮住看不清楚眉目。在听到几人的问话后没有任何回答,而是左手反握住剑柄,时刻准备动手。
“看来阁下是执意要趟这趟混水了。”中间的蒙面人话语中带着浓重的威胁之意,可是他吞咽口水的动作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心理。
“给我上!”一声大喝后,数人同一时间挥刀而出,而对面的男子只是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冷笑。
随后一声利剑出鞘的锐鸣陡然响起,声音未落,剑已回鞘。
一瞬之间斗笠男若电光石火穿行在几人身边,而那几人就像是被永久定格在这一帧站在原地。
另一边的苏柏已经愣在了原地,如此强劲的实力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千碧曼当时只是给自己展示了强大的神念掌控力,奚孟河就更别提了,一个百余年迟迟未突破超凡的老头子罢了,和这个人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苏柏在这种人面前能活过一个呼吸都算是对方手下留情。
“左手用剑,下手狠辣,出剑速度比之那个秦枫都略胜一筹。此人估摸着已经到了超凡七八层境界了吧。”苏柏在心中用秦枫和他做了个对比,估算了一下此人的实力境界。
“把这些人的尸体处理掉,如果发现其他人立刻做掉。”男人杀人后未见丝毫波澜,反而侧过身对着苏柏的右前方冷冷说道。
苏柏惊讶的看着右前方,发现从草丛走出了三个人,这几人的身形怪异,感觉就是随机生成的一样。发出的声音也是叽里咕噜的,带着些赤金汗国的方言,可是又并不是那么标准。
反正最后那几个奇形怪状的人似乎达成一致,点了点头开始工作起来。
苏柏被那几个人吸引住了目光,现在转过头才发现吩咐他们处理尸体的斗笠男早已经不见踪影。
不过他如今只能静静等待着这几个奇人异士收拾完场地他才能上前探查。
可是接下来的场景让他胃部稍显不适……
这几人先是将那群被杀掉的黑衣人衣服完全脱掉,而后看着他们的尸体竟然露出了贪婪的表情,就像是多年没有吃过荤腥的猛虎看到了待宰的羔羊。
接下来就是迫不及待的进食。
苍白的手指尖像极了野兽利爪,轻轻划开这些人的肚皮,随后进入了进食时间……
哧溜,嗷唔
大快朵颐的声音从他们的嘴中不断发出,那双手就是他们的汤匙和筷子,而温热的尸身就是摆在餐桌上的美味。
“呕~”曲秋濯的声音在苏柏脑中回响。
苏柏和曲秋濯在一起这么久,也知道她的过往经历。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深山潜修的乖乖女,只是因为勘破天机而参与到一个谋划千年的神秘计划。可是这个计划的实施者苏柏到现在为止什么都不知道。
她可从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种丧心病狂的东西,带给她的不适可以理解。
不过苏柏就显得淡定许多,毕竟这种事情他都已经做过了,只是没有这么茹毛饮血罢了。
这场“盛宴”持续了半个时辰,这些人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看来是某个小型食人种族吧,不过这些人又有什么利用价值呢?”苏柏没有任何不适,反倒是思考起来这些人的来历以及为何参与到尚家的争斗中来。
“你还好吧。”苏柏在心中低声问道。
“没…没事。”曲秋濯轻咳了一声,断断续续说着。
“受不了就别硬挺着了。”
苏柏这话一说完,曲秋濯的呕吐声再次传来,让前者嘴角一抽。
等待几人彻底离开后,苏柏这才将身上的冰霜化开,而后朝着那几辆被涂抹粉末的马车而去。
用手抹了一下,放在鼻子前轻轻一嗅。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这东西有点类似于引兽粉,可是……”苏柏话语一顿,显然是有些不太确定此药的具体用途:“这东西的吸引能力要比正规的药粉差上许多。况且青州东南端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凶兽存在,这东西压根派不上用场。”
曲秋濯在玉珏中低头思考着,显然也是对此事并不清楚。
“那你打算怎么办?”突然她有此一问。
苏柏轻捻手中的药粉,想要置身事外,不过最后还是对曲秋濯说道:“还是把此事对尚雯怡知会一声吧。毕竟吃人嘴短,而且在最艰难的时候她也帮了我一次。”
“行。”曲秋濯微微颔首道。
嘶嘶~葵寒蝮蛇吐着蛇信向苏柏爬来。
后者用手将它拿起放于袖中,便朝着尚雯怡的车房走去。
…………
五匹数米高的大苑马拉着一辆车,宝车大小约有三丈见方,里面床榻、书桌、茶台等各个设施应有尽有。甚至比正常的屋舍都要大上许多。
车轮则是采用了大衍宗的机关术,进行了有效的减震改造,使得马车在山地的行进不会使内部的乘客感受到不适。
十数盏烛火被灯罩遮住,在外面只能看到车窗那里散射出一点亮光。
此时里面的书房内正有一女子趴伏在桌案上,两侧的书卷约有尺许。
龙熬雪 小说
女子俏脸浮现一抹酡红,不知道做着什么美梦,突然却又眉头紧皱,双手双脚胡乱扑腾,口中大叫一声后猛地惊醒。
“母亲!”
女子此时坐起身双目瞪得溜圆,胸脯伴随着粗重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低下头一只手轻抚胸口,凤目上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从神情来看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梦境之中。
“或许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又开始心绪不宁、胡思乱想了。”尚雯怡用力地眨了眨眼,双臂上身伸了个懒腰:“这个时辰了,还是先睡去吧。”
说罢站起身轻解罗裳,缓缓褪去身上衣物。
就在这时车门居然被轻轻敲响。
“是谁!”
尚雯怡声音略带恐慌,这大半夜的是什么人来此。而且秦枫就在旁边的车厢里,怎么他没有拦着这个人。
苏柏突然发现自己来的时间点好像不太对,急忙解释道:“额,在下是前两天被发现易容混进来的那个……没有想要打扰小姐的意思,只是有件事情想要告知小姐。”说自己黑历史的确很没面子。
刚刚他看到车内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所以才敲门问候。可是现在看来好像给人家吓着了。
“哦哦。”尚雯怡想起苏柏此人后这才放下心来,对他轻声说道:“今夜天色已晚,还是先休息吧。”
唐朝贵公子
“此事可能会涉及商队的安危,还请小姐腾出点时间,不会太久的。”
尚雯怡低头略一思付道:“行吧,你等我一下。”
苏柏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浮现出尚雯怡换衣服的样子…….
“不!我是个正直的人、我是个善良的人、我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早已经不近女色、四大皆空。”
苏柏想起了自己身为社会主义好青年的训诫,立刻就排除掉脑中不良好的桥段。(咳咳(✿◡‿◡))
就在尚雯怡换衣服的时候,宝车后面突然传来了小青的声音:“小姐,您刚刚在喊什么?是有什么人嘛?”
刚穿好一半的尚雯怡闻言大惊,就连苏柏也在疯狂寻找着躲藏的地方。
结果刚走到车头,就差点和一个侍卫撞上。
左看看右看看,苏柏看向了车顶
可是当他运功于双腿,准备跳上去的时候,一只芊芊玉手直接抓住了自己的袖子,拉近了车内。
“小姐你没事吧。”小青这时候也走到了车门前,有些担心的等待着。
“唔~”尚雯怡揉着惺忪睡眼,打开了车窗。
在看到小青后,疑惑道:“小青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么晚还没睡觉嘛?”
小青见尚雯怡无事立刻改口说道:“哦奴婢刚刚听到小姐的声音,以为您还没睡呢。无意惊扰小姐。”
“哦,没关系,我也是刚刚躺下。没什么事你就下去吧。”
“是。”小青微微一欠身,刚准备离开,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这时候车内的苏柏可是老脸憋得通红
尚雯怡这时候衣衫不整,香肩小露,再加上那犯规的身材曲线,无一不在刺激着苏柏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虽然他两世加在一起也有四十多岁,可毕竟没有解决过终身大事。而且是这种完美类型的女人,实在是让男性把持不住自己。
苏柏只好闭上眼睛,努力在抵抗着这种诱惑。
“苏柏,你可是答应了顾凡霜的。绝对不能就这么寄了啊!”
正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窗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不错,正是秦枫。
尚雯怡见到秦枫之时,一声惊呼,立刻关上了车窗,却将面容对着苏柏。
面庞上一抹酡红更添加一份难以言明的韵味,正巧苏柏听到秦枫的声音睁开眼,恰好和尚雯怡来了个对视。
“抱歉,我不知道……”还没说完他就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车外的秦枫眯紧双眼,一步步走向马车,手中长剑缓缓拔出,开口问道:“小姐您车内可曾进入什么可疑人士?”
尚雯怡峨眉微皱,苏柏也同样咽了口唾沫,两人同时将目光聚焦在车门口。
此时苏柏袖中的葵寒蝮蛇探出小脑袋在苏柏耳边发出嘶嘶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苏柏通过蝮蛇的心灵感应,察觉到它急躁的心情,这才明白之前种种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