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全軍列陣討論-第一百五十章 你欠我的讀書

全軍列陣
小說推薦全軍列陣全军列阵
城主府。
金胜往站在那看着这一地的尸体,甚至没有一丝丝情绪上的波动,好像都在他预料之中一样。
风光无限的秩序楼,只存在了几个月而已,就变成了这一地的尸体。
他倒也不是神仙能算到这一切,是因为他太了解谢夜阑。
那是他启蒙的孩子,但有些事无需他来启蒙,甚至在他察觉到那个几岁孩子内心的阴暗后,不得不生出几分惧意。
他从来都不提和也郡王府的关系,不仅仅是因为业郡王不争气,说出来会被人嘲笑。
还因为,他不想和谢夜阑这位世子扯上一点关系,一个才几岁的时候就心如恶魔的人,他恨不得从不相识。
这些觉得能从谢夜阑手里得到好处的江湖客,必然会是如此下场。
“大人……”
唐久在金胜往身边压低声音问:“这案子该怎么结?”
金胜往沉默片刻后回答:“你不是最擅长这个么,还能怎么结。”
唐久在心里叹了口气。
按照江湖仇杀来结案,然后发布悬赏通告,这就是云州府查办有关江湖案件的程序。
什么时候那贴在大街上的悬赏公告被风吹雨淋的烂了,这案子也就没有人会在意了。
万事都耗不过一个拖字,只需要一年时间,百姓们就想不起这事了。
况且,这事又和百姓无关,所以也不会有人逼着府衙给个交代。
唐久又问了一句:“大人,城主府那边需不要报备一下?”
金胜往一摆手:“你去吧。”
唐久楞了一下,心说大人你这就不对了,这不是逼着我骂你八辈祖宗吗。
就在这时候,有捕快从远处跑过来,看起来气喘吁吁,像是跑了很远的路。
“大人,又出命案了。”
人还没到话就到了,也是因为这句话,金胜往和唐久不约而同的抬起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
“又是哪儿?”
“城南,死了个人。”
“死了几个?”
“一个。”
“一个啊……那还好……”
城南城东都是贫苦人家住的地方,尤其是城东挨着码头那边,更乱。
泼皮无赖成群结队,今日偷盗明日抢劫,但他们大部分都没有杀人的胆子。
“杀人的抓到了。”
那捕快又说了一声。
金胜往和唐久对视一眼,心说云州还有这么容易就破了的命案?
“死的是谁?杀人者又是谁?”
唐久立刻就问了一声。
那捕快道:“死的是秩序楼的当家之一,叫江秋色,也是雷总捕妹妹的大徒弟。”
这话一出口,金胜往和唐久同时看向那捕快,又同时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
“这他妈……”
唐久看向金胜往骂了一句街的金大人,金大人可是斯文人啊。
金胜往沉默片刻后说道:“这样吧,你先去看看什么情况,我去一趟城主府。”
唐久连忙点头:“遵命。”
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宁愿去看看死人,也不愿意去和那新来的城主打交道。
他问那捕快:“怎么抓到的人?”
那捕快叫梁金来,跟在唐久身后回答:“大人,那几个泼皮就是城南的人,杀了人之后,拿了银票去潇洒,这种事最好查,属下只是随便让人放消息出去问问,结果不到半个时辰,就有赌场的人来回复属下。”
唐久满意的点了点头:“案子是谁在盯着?”
梁金来道:“是邢副总捕。”
唐久笑了笑。
那位新城主大人来了其实也有好处,比如,金大人被放出来了,那位趾高气昂了几天的邢副总捕,又学会夹起尾巴做人了。
“走吧。”
唐久吩咐一声,然后就接过来手下递给他的马缰绳。
他们到了城南的时候,却不见那位邢副总捕,问了问在守的人,说是邢副总捕担心事情会出什么意外,先把犯人押去牢房了。
唐久往四周看了看:“尸体呢?”
留下的捕快连忙回答:“邢副总捕一并带走了,他担心会出什么大事,毕竟那是秩序楼的当家。”
两生花
“邢副总捕带多少人押送犯人?”
唐久问。
留守的捕快道:“带了三五个兄弟,此时大概已经快到衙门了,大人应该能碰上才对啊?”
唐久听到这句话,心里骤然觉得不对劲起来。
他们来的路,自然是从衙门到这最近的路,邢朝云不该不知道,所以确实能碰上才对。
“留两个人在这等着,其他人跟我走。”
唐久一招手,带上人往回追赶。
此时此刻。
在城南一个偏僻的小院里,邢朝云一脚把面前的泼皮踹翻在地。
那泼皮吓得脸色都白了,爬起来又跪下,不住的磕头。
邢朝云的脸色也很难看,那是愤怒,那是不甘。
柯南 之
他过去一刀将那泼皮的人头砍下来,然后就陷入沉默。
四周几个戒备的捕快看着他,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担忧。
“大人,这样会不会暴露。”
有人轻轻的问了一句。
邢朝云这才缓过神来,眼睛的血丝却还没有退去。
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掠过来,悄无声息的落在院子正中。
正是那黑袍人。
他问:“发信号是什么意思?”
邢朝云俯身道:“东家……出,出大事了。”
黑袍人问:“什么大事?”
他以为邢朝云说的是秩序楼里的事,所以还没有太在意,他离开秩序楼后就去了一个重要的地方,看到信号才赶来。
“少主……少主没了。”
邢朝云嗓音发颤的回了一声。
黑袍人愣在那。
良久后,黑袍人问:“他……人呢?”
邢朝云先是指了指不远处,然后扑通一声跪下来:“东家,属下无能,没能保护好少主,属下罪该万死。”
黑袍人看向尸体所在,盖着一张白布,他本以为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邢朝云跪在哭着说道:“请东家处置我吧。”
黑袍人走到尸体旁边蹲下来,似乎是想把白布掀开看,可是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
“十多年前,我答应过他,会好好保护他……”
黑袍人自言自语了一声。
邢朝云听到这句话,再次叩首。
知道江秋色身份的人不多,黑袍人当年是救出江秋色的策划者,而邢朝云也在场。
连骆神赋他们都不知道江秋色身份。
“不怪你……不怪你。”
黑袍人起身,他没有再说什么,背对着邢朝云,可是看得出来他肩膀都在发颤。
又不知过了多久,黑袍人一声悲叹:“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众人都不敢说话,连呼吸都刻意压的很轻。
黑袍人回头看向邢朝云:“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处置。”
邢朝云起身:“是。”
他不敢再多说什么,也不敢再看江秋色的尸体。
十多年前,宗主被杀,黑袍人出现,说他是宗主好友,出谋划策救出少主。
这十余年来,黑袍人就是少主的师父,不管是武艺还是见识,都是黑袍人在暗中教他。
本以为,十余年后这场布局,能把少主送到明面上去,能为死去的人报仇。
现在,一切都成了一场空。
黑袍人回头看了一眼邢朝云等人,忽然一扬手,袖口里飞出去几道暗器。
那几个捕快瞬间倒地,每个人都被击穿了后脑。
邢朝云肩膀上中了一下,往前扑倒后,回身看向黑袍人。
黑袍人道:“若不如此,你不好解释,你还要在府衙潜藏下去。”
邢朝云趴跪起来再次叩首:“多谢东家相救。”
他起身,犹豫片刻后,找了条绳索,把捕快的尸体都绑起来,拖拽着离开。
黑袍人把江秋色的尸体抱起来,一跃而起。
与此同时,契兵营。
林叶正带着士兵们在训练,听到招摇铃声回头看,见陈微微的马车从大门外进来。
不多时,马车在校场旁边停下,陈微微下车,看向林叶的时候,脸上是一种很奇怪的笑意。
他朝着林叶走来,林叶看着他,觉得今天的陈微微有些不对劲。
陈微微走到林叶面前,笑着说道:“你猜我去哪里了?”
林叶道:“不猜。”
陈微微不生气,还是笑着说道:“我回去看了看我父亲。”
林叶没什么反应。
空間醫藥師
陈微微道:“和他聊了好一会儿,吃了他做的汤面,你说的没错,他很固执,还是那个味道。”
林叶:“给钱了吗?”
陈微微皱眉。
片刻后,他又笑了起来:“你不用故意激怒我,我以后也不会再故意找你麻烦。”
林叶:“然后?”
陈微微道:“然后我还问了父亲,既然他那么喜欢你,为什么没打算收你做干儿子。”
林叶看着陈微微。
陈微微道:“我劝他说,如果你想,不用顾及我的感受,毕竟有一个做契兵营将军的干儿子,也是给我们老陈家脸上争光。”
林叶还是看着陈微微。
陈微微道:“毕竟,你很争气,他也喜欢争气的孩子。”
说到这,他笑的更加诡异起来。
他说:“好在,我也很争气。”
林叶:“你是不是中毒了?”
陈微微道:“你不用这样看我,你说的对,我以前确实有些过分,那又不是他的错,我生气的,大概只是他不争气。”
“做父亲的不争气,那做儿子的争气就好,街坊四邻看不起他,那我就更争气一些,让街坊四邻不敢看不起他。”
陈微微抬起头,看着天空。
“他儿子是上阳宫的蓝袍神官了,以后还会是红袍神官,连他的租客都是契兵营的将军,谁还敢看不起他?”
陈微微把视线从天空收回来,看向林叶:“另外,我把他接回我家了,我以后每天回家去住,这一年来,谢谢你替我照看他。”
林叶:“不客气。”
陈微微抱了抱拳。
然后转身走了,走几步又回头:“不过,找个机会,我们之间还是应该再切磋一下,毕竟我说过,我闭关出来后,你欠我的一天一拳,我得要。”
他说完后笑着走了。
SM彼女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林叶依稀是在他眼中,看到了有一抹红一闪即逝。


Warning: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www/wwwroot/findshoe.xyz/wp-content/themes/startup/entry-footer.php on line 3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