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352 和記話事人鑒賞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小說推薦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柳文彦打量着孙超的造型,推推眼镜,古怪道:“超叔,你打扮成这幅模样,我差点没认出你。“
“呵呵。
“柳先生。”孙超面带笑意,谦逊的道:“做人总要与时俱进嘛,穿西装,打领带,其实也很不错。”
“哈哈。”柳文彦拍拍超叔的肩膀:“打算进内地做什么生意?“
“跟张先生一起投个商贸城。”孙超讲道。
柳文彦点点头。
特殊能力抽獎系統 小說
“柳先生。“
我是和联和的白眉恩。”
恩伯上前握手。
“柳先生”
“我是和勇胜的陈文棠。“
和勇胜,和忠,和远,一個个字号坐馆同柳先生握手见面,柳文彦望着一个个字号大佬边做港商,表情显得非常古怪。
原来以和义海,号码帮,大圈帮就是全部,未想到,三大字号仅是开始,更多的小字号还跟在后头。
柳文彦同一众坐馆见完面,谈定投资项目,坐在沙发区上,夹着香烟,感叹道:“张先生。“
“你统一和记的进程开始了吧…“
这时,十三间坐馆都已用完餐,聊完天,离开半岛酒店,餐厅包房内,仅剩下张国宾,柳文彦,以及几名义海保镖。
张国宾扫扫大腿西裤的烟尘,放平二郎腿,站起身道:“敌要我命,我不得不反击啊。“
“若张先生是这种反击手段的话,我全力支持你。“柳文彦站起身笑道。
和记字号在内地投资的工厂,进入如火如茶的建设期,当中有沈鑫的人脉做桥梁,工厂还未进入开工阶段,就有一笔笔订单雪花飘来。和字头坐馆组成一个团队,进入内地视察工厂建设,同时洽淡订单,许多订单已经谈拢,形势一片大好,作为回馈,和字头的内地工厂全部转包给远鑫旗下的工程公司。
义乌商贸城通过审批,投入建造当中,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和记一帮小字头绝处逢生,见到希望,
彻底站在张先生身边。
张国宾把胜义可能会在内地动手的消息,跟柳先生通了个气,柳先生便联合当地部门,组织了一场针对性扫黑,逮捕多名与胜义有关的企业老板,甚至抓捕到两名收受胜义黑金的公职人员,百里伯收到消息的时候,又惊又怒,捏起报纸,不寒而栗:“和义海是要赶绝我啊!“
张国宾则感到蹊跷:“难道,胜义也打算进内地做生意?”
港商把眼光瞄向内地是常事,可胜义要跟着和记捡便宜,哪儿有这么容易!
张国宾无需刻意阻拦胜义的资金流向内地,毕竟,没有他的关系,普通字号哪有这么简单就能提到水?
一个深夜,百里伯乘车抵达一间茶餐厅,快步走入餐厅门内,欠身同和记的大水喉打招呼:
“波ss,晚上好。
餐厅门口,停着一辆劳斯莱斯。
几名保镖戴着耳麦,双手放在小腹前,目光谨慎的打量四周。
一位穿着浅灰色西装,手戴名表,头发梳的整齐,鼻梁高挑,目光有神的华人面孔正在用餐。
他昂首露出一个微笑,斯文有礼的说道:“百里生,请坐。“
多谢老板。”百里伯弯腰点头,恭敬的坐好。
大水喉擦擦手掌,出声道:“和义海最近动作很多,和记总盟没有点表示吗?“
“老板。”百里伯望向对面,咽咽口水:“你需要有什么动作?“
“呵呵。”大水喉平静的发笑,早已知晓和记总盟的动向,以百里伯即将要丧失对和记总盟的掌控力来看,和记总盟能够发挥出的作用很有限了。
既然作用有限,那么和记总盟的价值就一落千丈,和记总盟已经可以放弃,但百里伯本身还有些价值,可以最后利用起来。
大水喉抬手请道:“和记总盟话事人之位,由你来坐,我捧你。“
“和记总盟创建两年,总该有个话事人,你说对吧?百里伯。“
百里伯捏着手杖,瞪大眼睛,身体往后一缩,语气惊讶道:“你要逼我去死啊!”
话事人之位,不是要抢,是靠兄弟们认出来的!
大水喉平静的饮一口茶,轻笑道:“果然是江湖人,动不动就生生死死,放心吧,和记话事人的位,
犯不上生死,就算你没选上…”
他在下属手边接过一份文件夹,递向前方说道:“这是在北美旧金山的一间豪华别墅,外加一艘游艇,还有两百万美金的银行本票。“
“你没选上,这就是你的,你选上,汇丰会再给你贷款两千万,支持你坐稳话事人的位置,这还算逼你去死吗?”
百里伯五指紧紧握着手杖,老脸的皱纹紧绷,浮现出挣扎之色。
对方给他留了一条退路,
但前提是必须往上顶!
“没得选了?“
百里伯皱眉道。
“你想要的太多了。“
那人举止优雅。
百里伯在大水喉手中一把手抽过文件夹,起身忿恨的道:“未想到,我百里到老还要给人当炮台!“
“你好绝啊!”
大水喉平静的道:“我是个商人,搞投资,看回报的,如果是一笔烂账,那最后也得清算。“
“这条路,你自己挑的,没本事,不要怨人。“
好!
百里伯果决的答应一声,甩袖离开,记恨在心,却无半点作用,非是他昏聩,而是命不由己啊!
第二日,下午。
中环,一间大厦二层的房间内,百里伯,高佬,九指华,丧狗,大声勇,五位和记字号坐馆汇聚一堂,声势比有骨气小,气氛更加肃穆。
百里伯站起身,给关圣神龛敬一炷香。
他回头道:“最新消息,太子宾笼络完人心,下一步就要窃取大义,入主和记,做和记的话事人了。”
高佬面色惶恐不安:“百里伯。“
“让太子宾做和记话事人,你我还有命活?”
百里伯冷笑道:“太子宾做事有多绝。”
“我想你们都知。“
丧狗点点头:“义海狂龙!“
“留户不留命!“
大声勇扯开噪门,大声吼道:“和义海从头到尾都没入过和记总盟,凭什么让和义海做话事人?“
“这件事情传出去,江湖都要笑话我地没本事,徒为太子打白工!”
高佬忐忑道:“那点办?”
“唯有先抢占大义了。”百里伯露出一脸无奈之色,高佬举起手,指向他,惊诧道:“你要争话事人的位置!”
在场除了高佬之外的三间社团,全都是不足千人的小字头,轻松就能被百里伯收买,起码百里伯的人马有三千多号,高佬手下却有快两千号兄弟,哪儿会被胜义简单拉拢。
大声勇却喊道:“高佬!“
“你不会要靠去义海吧?“
丧狗在旁虎视眈眈:“合忠当年也在湾仔呼风唤雨的大社团,现在点变成一个蛋散?没有点大志气,
怎么做大事!“
高佬瞪向丧狗:“你算边个,同我乱吠?“
“丧狗,我拿到斩人的时候,你老母还在**!“
“操!”丧狗拔出手枪,盯在高佬脑门前,高佬却巍然不惧,怒视着他,百里伯在旁打着圆场,故作轻松的道:“高佬,安心啦。“
“我在洪门总堂那边有些关系,稍微运作或许可以得到大公堂的承认,届时有总堂大义名分在,和义海怎么也不可能跟我们拼到底。“
百里伯自嘲道:“毕竟,我们还是着草鞋的,满脚污泥,张先生已经是大水喉,一身清白,怎么甘愿同我们混在一起呢?“
他笑道:“真是要血并的话,我们甘愿做班房,张先生可不甘愿,届时,警察一定是会出手,出手就定先捕大鱼!“
百里伯饮下口道:“我们同张先生算起来可就是只小鱼。”
重生之弃妇医途
九指华赞同道:“没错,说不定我们坚持几天,北美大公堂的人来港周璇,太子宾认也得人,不认也得认!
“只要我们团结在百里伯身边,稍微支持两天,和义海就只能罢兵,我真不信那个邪,和义海敢同我们玩大晒马?
“高佬,你用汇丰的本金在日本赚那么多钱,不会不支持我的吧?”百里伯眼神望向高佬,做最后一次征询,高佬心里反复思量,最终面露苦笑,满脸衰色:“百里兄,我肯定支持你的呀。“
横竖都要倒霉,
干脆搏一把!
“那就召集诸位同门开会吧。”百里伯放底茶盏,信誓旦旦。
周末。
晚。
和兴酒楼。
和记总盟二十三间大小字号的坐馆收到请柬,全都如约抵达酒楼大门,一位位穿着长衫,夹克,西装,相继进入楼内,众人登上二楼,在以往的位置坐下,喝着茶水等到人全数到齐,便都把眼光瞄向主位的百里伯。
和记总盟一段时间没动静了。
江湖形势早已大变,
且闻,
且观。
百里伯整理好长衫,施施然的说道:“今日,找各位同门前来相商,其实没什么大事。“
“主要是为谈谈和记往后的发展,超叔,听闻和新最近在内地投了大生意,你连西装都穿上了啊?“
超叔穿着一身笔挺西装,坐在老位置,挺胸讲道:“西装穿看起来像个有钱佬。“
我也想蹭蹭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