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外科教父-504章 醫學沙龍推薦

外科教父
小說推薦外科教父外科教父
一番讲解之后,爷爷不断点头。
他明白了大概,但是对于很多手术细节,还是不太清楚。
爷爷虽然九十岁了,但是依然每天坚持阅读期刊论文四个小时,对神经外科专业的动态掌握十分清楚。
这个手术,目前没有成功的先例,在美国,在欧洲,在日本,最顶尖的医院,也没有成功的先例。
神级强者在都市 小说
显然,对于围着笔记本电脑进行讨论不是很方便,爷爷对苏南晨说:“南晨,你的笔记本不是可以投屏到电视屏幕?”
看来爷爷的思想紧跟时代潮流,连投屏都知道。
苏南晨本以为爷爷只是想简单了解这个手术,没想到如此认真,于是又将笔记本上的内容投屏到客厅墙壁上的电视屏幕。
偌大一栋别墅,客厅十分宽敞,电视屏幕自然不会小。
病例资料与影像图片非常清晰,大家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屏幕展开讨论。
先是爷爷对这个手术提了很多问题,杨平一一解答,随后两人就一些问题做了深入地讨论,苏教授和苏南晨也跟着加入讨论。
都是医生,最感兴趣的话题自然是医学,尤其病例。
这场医学沙龙规模不大,档次还是比较高,参与者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是平均医学素质非常高。
关于这个病例,从上颈髓及脑干手术的历史发展,到国际研究的前沿,目前学术争论的焦点,肿瘤的研究进展,最后到一些悬而未决的世界医学难题。
从经典医学著作到最新的国际期刊论文,从国内的天坛,到国外的梅奥,从传统的显微镜下手术,到分子定位技术的应用,再落到机器人手术。
讨论纵向横向全面展开,气氛越来越热烈。
进入激烈处,还会发生争论。
学术上的事情,必须允许争论,越辩越明。
争论不表示任何情绪,只是观点不同,各自摆出论据,进行逻辑严密的论证,以证明自己的观点,反对对方的观点。
九十岁的爷爷兴致勃勃,这位前苏联巴甫洛夫医科大学的博士,逻辑清晰,吐词清楚,仿佛年轻时求学一般。
作为院士的苏教授,丝毫没有因为家庭沙龙而随意附和,完全一副平时学术会的认真态度。
杨平、苏南晨也没有因为两位前辈而曲意迎合。
期间苏南晨的未婚妻林岚也赶到,她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来得稍晚一点,一进来看到如此场景,也兴趣怏然,坐下来仔细倾听。
当谈到分子定位的时候,她也想加入讨论,她是遗传学的博士生导师,生物化学自然是她的专业。
但是林岚担心厨房的苏太太忙不过来,跟大家只是微笑着打招呼,然后去了厨房帮忙。
旁边的奶奶成了这次沙龙的服务员,不断给大家加茶水,将一些茶点分散到他们的面前,让他们伸手可得。
奶奶是巴甫洛夫医科大学神经内科的博士,偶尔也能从内科角度,提出相当有价值的意见。
不知不觉,快到午饭时间,沙龙没有丝毫结束的意思,而且话题不断拓展升级。
小苏和林岚开始在餐厅的圆桌上摆碗筷,围着围裙的苏太太从厨房出来,看到这场面,只是小心地问苏教授:“可以开饭了吗?”
苏教授还没答话,老爷子摆摆手:“不急!”
“这个神经核团一旦受到干扰,心跳会减慢,然后很快停掉,一旦停跳,将不可逆,所以这里的操作非常危险,按照现有的手术方法,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安全分离,但是你成功地完成分离,我很想知道你的双手怎么会如此灵巧稳定?”老爷子一定要看看杨平的双手。
杨平将一双手伸出来,老爷子像看手相一样,观察后说:“果然外科医生的好料子,年轻人,了不起,了不起呀。”
猫非猫
杨平有点迷糊,难道从一双手,可以看出有没有外科天赋?
“年轻人也要吃饭,你看看时间?”奶奶在旁边提醒爷爷。
若无初见 小说
爷爷一看时间,足足已经讨论三个小时,耽误了吃饭时间,小伙子可是第一次来苏家。
让人家饿着肚子,很不礼貌。
“上菜,吃饭!”
爷爷一挥手,沙龙正式结束。
苏教授和苏南晨招呼杨平到餐厅坐,开餐前,爷爷还不忘抓紧时间问几个问题。
中式实木圆桌,经典南方菜系,每一个菜都很讲究,都是经过精心准备,杨平现在明白,小苏的厨艺为什么那么好,都是来自于苏太太的传承。
想不到,这位护理学专家,在厨艺上也是专家级别的。谷撸
十个菜上齐,象征着十全十美,大家围着一桌,其乐融融。
虽然平时有食不言的规矩,但是今天例外,今天准女婿第一次上门,大家都不说话,显得冷场。
“别客气,随便吃。”
“小杨,不要拘小节,第一次来我们家,开饭的时间晚了点,不好意思。”
“不是第一次了。”
“跟小璇回来,可是第一次呢。”
“吃这个,尝尝。”
气氛十分温暖,当喜欢吃的菜转到杨平面前时,苏教授悄悄按住桌子,不动声色。
“大年三十,你们一起回来包饺子,晚上一起吃饺子。”苏太太叮嘱杨平和苏宜璇。
时间真快,现在已经是小年,距离大年三十没有几天。
苏太太对这个女婿是十分满意,横看竖看,就是满意。
做父母的,女儿终身大事一直最是担心,现在这块石头落下来。
可是接下来,她心里开始盘算结婚的事情,生孩子的事情,生完孩子以后的事情,做父母的总是一个问题解决后,马上操心新的问题,不管什么家庭,都不例外。
整个过程,杨平非常轻松,当时的一些担心和紧张完全是多余的。
小苏的爷爷奶奶和蔼可亲,爸爸妈妈通情达理,大舅哥苏南晨那是兄弟一般。
关键是大家都有共同话题。
在小苏家呆了一天,吃完晚饭,一直到晚上九点两人才返回医院。
第一次正式见家长之后, 他们实事上已经确立订婚的关系,以后便是择期举行婚礼。
回到医院,已是晚上十点多,空旷的地下停车场显得十分安静。
车子入库挺稳,没有熄火,纯电动汽车,除了空调声音,没有发动机的噪音。
两人也没有下车,各自坐在主副驾驶座,狭小的空间里,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小苏的脸色绯红,不敢正眼看杨平。
杨平的心砰砰直跳,足足五分钟后,他摸索着抓住小苏的手,侧过身子,小苏也靠过来,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一阵热吻之后,耳鬓嘶摩。
“我们——下车吧,久了会一氧化碳中毒。”
“不怕,电动车没有尾气,空调开的外循环。”
“你的手要干吗?”
“全身体格检查,触觉部分。”
无色无味
“嗯——”
“还记得我的绝密课题吗?”
“哪个呀?”
“刺激反应原理的派生理论,现在研究进行到最后一步,缺点资料,想要伱帮忙。”
“帮什么忙呀?”
“课题最后一项,荷尔蒙极限刺激——分泌机理,理论上明白机理,但是一直缺乏实证,今晚,我想——来一次实证实验。”
“这么复杂,我——怎么——帮忙呀?”
“等下你别回宿舍,一起回我们的新家,我慢慢告诉你。”
“嗯——”
“这实验会有风险的吧。”
“不怕,严格按照实验安全条例,不要出现生化泄露就行。”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