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百里潮生-第一百三十八章 差點親到一起熱推

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小說推薦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终于赶到山脚下,栓在树上的两匹马都不见了。
李沐芷从薛阳身上下来,估摸着他们离开的时间太久,可能被路过的村民牵走了。
薛阳却盯着路面查看一番,站直了身子,笃定道:“如风是我从小养大的,绝不会跟着别人跑,若是有生人来牵它,不被踹死踢死就是命大,这里脚印杂乱,像是有几人逗留,如风乱跑过,我料想,一定有人来过。”
薛阳举起手,放在嘴边吹起了口哨,却响起了两声。
扭头去看,李沐芷也正看过来,见状立马放下手,示意他先吹口哨,薛阳连吹三声,没有动静,再吹了三声,他四处看着,刚举起手,李沐芷按住:“再等等。”
没多会儿,马踏草地的声音传来,薛阳辨出声音的位置,向东跑了两步,拨开高达一人的杂草,一匹高头大马从小树林中朝着他跑来,身后还跟着李沐芷的那匹黑马。
薛阳高兴地应着马儿跑过去,棕马停在他身前,在他的手心里蹭来蹭去,黑马乖巧地停在身后,没有乱跑。
“好如风,你定是怕被歹人牵了去,所以领着它藏到小树林里了,对不对?”薛阳摸着马背的鬃毛。
薛阳领着两匹马走回来,先安顿好李沐芷上马,随后牵好缰绳,骑着如风,慢慢下山。
接近傍晚,二人二马终是赶到宥城城门口,因着两人狼狈的模样,被看门的兵丁追问了几句,才放了进去。
李沐芷绕了近路,挑人少的路,先是去了朱家药铺,薛阳一见牌匾,知道她是心急将药草交给朱泮洋手里。
朱家的人认识李沐芷,却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吃惊地一直盯着她看。
薛阳不满地瞪回去,伙计一触到薛阳要吃人的目光,纷纷缩了回去。
到了朱泮洋的院中,他没进去,就等在了外面,很快,李沐芷就走了出来,朱泮洋跟在后面叫住她:“沐芷,先留步。”
渚的声音
薛阳站起身,李沐芷冲着他示意,回身等着朱泮洋,他走出来,手里拿着药瓶,往屋里让她:“你说完就走,这么着急,都忘了手上有伤了?”
李沐芷抬起手低头看着,不在一道:“无妨,都是皮外小伤,我回去处置下就好。”
朱泮洋不同意:“我就是郎中,这里是药铺,哪有让你带着伤回家的道理?”
李沐芷再婉拒,朱泮洋已经不跟她废话,掏出一条净白的帕子:“手伸过来。”
李沐芷知他好意,没再客气,举起了左手,朱泮洋先是解开包手的布条,因为出血凝固,粘在一处,饶是他极为小心,还是难免撕扯,李沐芷咬着嘴唇没出声,手却不受控地抖了两下,朱泮洋抬眸,皱眉,深深地看着她:“疼吗?”
一点也不亲爱的殿下
李沐芷摇摇头,笑了下,示意她没事。
朱泮洋再看她一眼,还是继续手上的动作,终于将布条扯去,他才用帕子轻轻擦拭伤口旁边,拆开药瓶塞子,将药粉均匀洒上,伤口一沾到药粉,疼得厉害些,李沐芷手抖着,朱泮洋突然低下头,用嘴极为轻柔地为她吹着,试图减轻她的疼痛。
李沐芷一惊,试图抽回手,朱泮洋扣得紧,没能挣脱得了。
薛阳脚动了动,似是想要上前。
“别动。”朱泮洋叮嘱,继续洒着药,等到药粉将伤口劝覆盖住,才用干净的布条一圈一圈缠住。
一只手完毕,他抬起另一只手,李沐芷有些抗拒:“朱先生,我自己来吧。”
朱泮洋不容置喙道:“我是医者,你信不过我?”
笙笙予你
李沐芷解释:“我怎么会信不过朱先生?”
山河盟
“那就听从医者嘱咐,回去以后伤口不能碰水,明日你再来,我为你换药。”嘴上说着话,手上已经动作麻利,将她右手的布条拆掉,疼得李沐芷皱起眉头,朱泮洋像哄小孩般:“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疼了,待会儿给你糖吃。”
李沐芷噗地笑出声:“朱先生,我不爱吃糖,那东西吃多了牙疼。”
朱泮洋也笑,已经将她手擦干净,重新上着药粉,李沐芷怕越看越疼,干脆扭开头,看着别的东西。
一转头就迎上薛阳的目光,她一愣,薛阳也没想到她会毫无征兆地看过来,她在包扎,自己直勾勾盯着显然太不合适,他飞快扭开头,逮住院子中的石榴树盯着瞧。
李沐芷顺着他的视线也看过去,朱泮洋察觉到,问:“怎么,想吃石榴了?”
李沐芷客气地摇头说道:“不爱吃。”
射鵰英雄傳 小說
她同朱泮洋相处并不多,也是从一年前父亲生病,才认识了这个年纪轻轻就名满宥城的小神医,以前只道朱家药铺的老板娘徐昭环是远近闻名的女华佗,没想到她的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出名更早,相识后只觉得他温润如玉,彬彬有礼,直到半年前,父亲病重,两人的接触才多了起来。
但在李沐芷心中,她只当朱泮洋是救父亲的神医,从未想过其他,每逢见他,也都是伴随着父亲的症状时好时坏,分不出心思去想别的。
今日听他闲话家常般熟人语气,着实有些意外。
两只手都上完药,李沐芷行了常礼道谢:“多谢朱先生。”
朱泮洋笑:“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李沐芷点头:“那我先告辞,家父的药就劳烦先生了。”
朱泮洋正点着头,薛阳的声音忽然响起:“她两只手肘处也有伤,一并上药吧。”
李沐芷拧眉瞪他,薛阳一副混不吝的神情:“他是医者,你受了伤有何好隐瞒的?”
朱泮洋盯着她:“给我看看。”
李沐芷后退半步:“只是微微擦破了点皮,薛公子着实说笑了。”
朱泮洋当然不肯,定要亲眼看过才算,薛阳拾级而上,到了两人身前,将朱泮洋手里的药瓶拿过来,提醒他道:“她是个姑娘,不愿意让你看手臂正常不过,不如把药给她,让她丫鬟回去给她上。”
李沐芷看着薛阳。
薛阳已经将药瓶收好,下来台阶,搁在桌子上一锭银子:“这就当做药钱了。”
朱泮洋望向薛阳,眸子沉沉。
李沐芷忙道谢,再告辞,跟着薛阳往外走,脚腕处疼得好了一些,咬牙忍着,外人看不出来奇怪。
出了朱泮洋的院子,李沐芷才扶着墙大口喘着气,揉了揉脚,眼前多了一双靴子,抬头去看,只见薛阳一脸不耐伸出手:“走吧”
李沐芷搭在他手腕的袖子处,避开了他的手掌,低低说道:“多谢。”
薛阳搀着她,走出朱家,才不解问她:“你一介女子,到底逞什么强,说声需要帮忙就那么难?”
李沐芷解释道:“朱先生仁心仁术,他为我包扎手就算了,腿上算不得什么伤,养两天就好了,何用劳动他,再说,也诸多不便。”
薛阳当然不信她的鬼话,这么多天来,他也算对她有所了解。
“我看你就适合去深山老林里面修仙得道,这样你就不用麻烦任何人了,什么事都可自行解决。”薛阳不咸不淡撂下这么一句话。
李沐芷扫他一眼,干脆不做声,上马朝家里赶去。
好在这个时辰,天已经黑透,街上黢黑一片,再无人留意他们的狼狈,回到家里,李沐芷在青梅的帮助下,先是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衫,紧接着去看望了父亲母亲,又检查了下李沐宣的功课,最后出了门,朝前街走去。
到了云锦坊后门,开锁进去,清点了下布匹衣物,随后拿出账本来一一对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