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雕盼青雲 起點-第四百七十九章 幻覺讀書

雕盼青雲
小說推薦雕盼青雲雕盼青云
第四百七十九章 幻觉
愛 韓 家
这一场大战各有所得,当然是若飞收获最多。
战罢归来,有人才省过神来:“大胜而回,那只宝瓶怎么不见踪影?看若飞师弟满脸喜色,莫不是被他得手了?”
又是宫西西凑了过来,笑嘻嘻问道:“墨海师兄,那个宝贝——”拉着长声,用手比划着。
若飞明知道却不告诉他:“你说什么呀,我没听懂?”
粉线女与毕青竹毕竟年龄稍大,比宫西西略通一些人情世故,就拉了他一把,说了一件别的事情,才算把宫西西的注意引向了一边。
“若飞哥哥,你说我们是不是趁这个机会,今夜偷袭一把呀?”紫晴似乎白天没能打过瘾,想着晚上找补找补呢。
半晌没见若飞回答,旁边等着若飞答案的可不止紫晴一个,其他几人也都奇怪,却见若飞凝神思考,虽然人还是生机勃勃,很明显已经神念千里、同时对方的阵营里,也有几缕神念紧随若飞而去。
若飞这边神战师现在倒是有几个,可是达到神战宗师的一个也无,所以一个个不知所措,只猜测到可能有大事发生。
片刻后,感觉到那几缕神战宗师的气息颓然返回,若飞的气息仍然无尽无休地伸向远方。
若飞虽然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身边人说着话,但是显然心思不在这里,过了许久,才见若飞长舒一口气,满意地对大家说道:“逐鹿书院的围已经解了,长老们正往这里来呢!”
听闻此讯,大家都鼓起掌来:“这回好了,有长老们在我们人数上就占上风了,那时就不用前怕狼后怕虎、可以指哪打哪了!”
若飞似笑非笑地接着说道:“你们听我说完呀,金刚猿、卫夫人一伙在他们前面,会先期到达这里。”
“什么?原来书院是这么解围的呀!”前后对照分析,大家才明白原来是金刚猿一伙要增援暗夜帝国,所以才给书院解得围,而长老们是洞悉了金刚猿一伙的打算,怕这些弟子们吃了人数不足的亏,这才紧摄其后,要给对方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们的速度都很快,再有四五日就会到了。趁着敌人这次受到重创,这几天暂时不会来犯,大家抓紧修炼,为未来几日的大战多做些准备吧!”若飞嘱咐道。
众人轰然答应,自去修炼不提。
若飞猜想,之所以形成目前的局面,一定是卫夫人等发现了问题所在,暗夜帝国的援军突然断流,一天两天可能是偶然,要是十天半月不见、甚或数月不至,那要再猜不出来就是傻子了。如果这样,那自己的灵身头些时日忽然散去,一定是有原因的,虽然那时也到了灵身维持的上限,但要是自然散去,自己当时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当是对方有所察觉,,灵身主动出击的结果。
若飞的猜测和事情发展的前半段十分相符,只是后半段他想不到,金刚猿一伙发觉了若飞不在的事实之后,悄悄地撤离了主要战力前来寻衅和狙击,而书院诸长老是在事后几天才知晓敌方的主力已经撤离的事实,高兴之余少不得将仍驻守此地的敌方痛打一顿,然后也出动大能前来支援。
武 逆
异妖昏昏红于世
想通此节,若飞也是怡然不惧,不是有几天的缓冲时间吗,正好梳理一下心情。
自打将离火印俘获之后,若飞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个是“麒麟印”不由分说就将浑浑噩噩的离火印邀入识海,而离火印一入识海,就与“麒麟印”自然而然地结合起来,不但这一桩,摩诃印虽然早有与“麒麟印”融合的想法,可是他自己也说过,只有金、木、水、火、土、阴、阳齐备,他才能最后融入其中,最终化为“擎天印”,而今诸般元神、原身聚齐,但是离火印不是那么完美呀,他怎么就冒冒失失现身识海了呢?再者,“七子八方印”的举动搅动的自己的丹田气海与识海风云再起,有突破的迹象,但是外部怎么没有突破的天劫呢?按道理讲,这次天劫应该更加浩大、前无古人才是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想趁此良机好好思忖一番。
看到伙伴们各自就绪,若飞来到禁制的最前端,再次检查确认如有敌袭自己会第一个知晓、万无一失之后,方才摆出一个“跏趺思惟坐”来,也陷入到冥想之中。
首先内视自身,除了识海中“七子八方印”上下翻腾,仿佛在做一种奇怪的运动而外,小雀儿又被逐回丹田气海,庞大的躯体浮浮沉沉,石伯在那里垂钓、心无旁骛,混沌灵根不再往高了长,但是树身更加粗壮,每一片树叶都闪着七彩的光,浩然砚显得十分渺小,墨海与丹田气海中的海浪水声相和,与天边翻翻滚滚的识海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若飞注视这里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自己已不是刚才的自己了。
他看这片天地与外界毫无二致,当然这指的是大小,如果论生机、看景致,还是自己的这爿世界更加动人,别说师兄弟们来此开了眼界,自己每一次内视也都震惊,这里日新月异,开始的时候还知道变大了、有生机了、生机盎然了,后来随着这里世界的日新月异,就只能靠神念去感知,才发现无论是丹田气海还是识海,都只能用“无与伦比”来形容了。
可是今天注视着这里,自己感觉就是不一样!过去看这里除了惊叹还是惊叹,而今天真正有了主宰这里的念头,并且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无不在自己的一念之中。
收回神念回到现实世界,唔?这里也不一样了!
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他有些心慌。
之前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发光,恨不得撼天动地、举手投足间世界都有回响,而现在却截然不同,虽然感觉世界还在,与自己的联系甚至更紧密了,可是自己只是凡人一个,不再发光、一切都内敛起来。
他不由得一阵心虚:“我这是怎么了?功力不在了还是走火入魔了?不行,我得问问师父……”
这么想着,眼前忽然师父的形象出现,只见他与柳师叔同乘一头虎鹫,两人满脸忧色,正在议论着怎么能够再快一些赶上金刚猿他们呢。倒把若飞自己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刚才想看到这个画面可是费了好多的神念力才找到,怎么这会儿想啥就来啥?”
“三姥爷不知是否也来了,刚才着急没来得及细看?”若飞又想。
献给冈崎
“乖孙子哟,你可一定要挺住啊!”慕容巍巍独自一人在虎鹫背上正自念叨呢。
若飞心乱了:“今儿个是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吗?”
丹田气海中的事情若飞不甚担心,眼前这些幻觉却让他一阵阵担忧:“这些幻觉以前从没有过,难道金刚猿他们会给这场大战带来变数?”